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风雨忆真情

导读 : 雨,能濯情更能恣情。窗外那淅沥沥的秋雨,打在那青黄的树叶上,打在那未关严的窗台上,一点一滴,溅到脸上,进入心里,凉丝丝的,带着些许寒意。远处,朦胧着那楼层,朦胧...


雨,能濯情更能恣情。
  
  窗外那淅沥沥的秋雨,打在那青黄的树叶上,打在那未关严的窗台上,一点一滴,溅到脸上,进入心里,凉丝丝的,带着些许寒意。远处,朦胧着那楼层,朦胧着那青山,朦胧着那久远的记忆。
  
  一个个漆黑的寒夜,一个个令人心惊胆颤、不能成眠的风雨之夜,父亲又得去工地了。父亲的工作既繁重又艰险,为了让我们姐妹能有上学的机会,为了使我们姐妹不再重履祖辈贫苦的脚印,虽有“老板”之称的父亲还是亲自去看守他的工地。父亲呆在家里的时间很少,只有在晚饭时才能看到他。那时的我对父亲的真实相貌极为模糊,一是由于学习紧张,二也是因为怕真正看清父亲那红肿的双眼、黑瘦的脸庞、凌散的头发,疲惫的身躯,但是,在我心中却时时挂念着父亲,挂念着我们一家的生命支柱。每每下晚自习时,也是父亲上工时,肩上还挂着书包的我,双手拉着门,身子站在半合的门缝内,听着父亲那亲切的话语:把门栓好,睡觉去吧!明早还得早起上学。心中的辛酸顿时涌上来。我轻轻地合上门,等听到父亲踏响那自行车启动声时,我才又打开门,跑出公路,看着父亲那略为佝偻,用力踏车的身影消失在那寒夜中,雨夜里,泪水顿时流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我,吞咽着那苦涩的泪水,想着寒夜中的父亲那扶着车头的双手肯定冻得受不了了;想着狂风中父亲的那艰难滑行的车轮;想着雨夜里父亲在工地工作的情景,生怕父亲不小心摔倒在风雨里、泥泞中,生怕风雨捣毁了父亲的心血,生怕……
  
  父亲的艰辛劳累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欣慰和骄傲,姐姐是我们那条巷的第一个中专生,继姐姐之后,我也考取了当时乃至今日还让人羡慕不已的市一中。又是一个狂风暴雨天,随着父亲,我背起书包,提起祖父当年在广州读书时用的木箱,离开那有生以来寸步不离的故乡。雨中的城市极其清凉、明净,在那通往一中的宽阔道路上,一辆自行车在飞快地行驶着。头戴草帽、身披雨衣的父亲轻快地蹬着车踏,身子向前微弯,与风雨搏斗的父亲时刻在叮嘱着车后座的我:把雨衣拉严,别让雨淋着身子,自己一个人在外,感冒了可不好。学校到了,按理说,我一个已16岁的高中生完全可以自己去办理一切入学手续的,但父亲终究不放心,他亲自领着我找到班主任,缴了学费领了课本,为我打好床铺,一切办理妥贴后,父亲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临别时,又再三叮嘱我:学习不要太劳累,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有什么事要写信告诉家里。千叮万咛后父亲才放心踏上车回去。望着雨幕中渐渐消失的那戴着草帽,穿着雨衣,魁梧的、刚毅的背影,升学的兴奋霎时烟消云散,一股离家的伤感涌上心头………


上一篇: 市中医院医生真情付出赢赞誉
下一篇: 奥雅设计与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签订就业创业见习基地丨新闻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