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唐山二手车老大:96年卖菜,98年卖桑塔纳,09年卖兰博基尼

导读 : “如果不能趁浪前行,终将被新时代所淘汰。”这是一句古老又常新的谏言。大势之中,互联网这边风景独好,迎头赶上的人,迎来了收获的季节。年初,焦虑在人群中蔓延。在唐山...


“如果不能趁浪前行,终将被新时代所淘汰。”这是一句古老又常新的谏言。

大势之中,互联网这边风景独好,迎头赶上的人,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年初,焦虑在人群中蔓延。
在唐山二手车市场攻城掠地24年的刘建松,接连接到股东撤股的电话,行业的瓶颈期迎面撞上来势汹汹的疫情,几家门店的月销量从个位数降到了“0”。
45岁的开始,他被生活逼到墙角,下一步就是悬崖。
历经百年风雨的山西饭店也走到了临界点。疫情之下,小酒店纷纷改为自习室、长租房,而作为跨世纪的地标,山西饭店反而处处受制,一个微小决策,便会牵一发,动全身。
……

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许许多多在生意场上打拼多年的老板们纷纷摇头,他们战胜了对手,却输给了现实。


在2020年,现实或许是盛极而衰之后的永夜,也可能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这一年,各行各业都在经历着大洗牌。

这一年,以往的格局、趋势、玩法,都在被颠覆。

这一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如果不能趁浪前行,终将被新时代所淘汰。”这是一句古老又常新的谏言。

大势之中,互联网这边风景独好,迎头赶上的人,迎来了收获的季节。



2020年,唐山人口口相传的“唐山三宝”发生了变化,除了评剧、乐亭大鼓、皮影,又多了“第四宝”——刘建松。

刘建松长了一张瘦长脸、招风耳、剃了一个平头,即使到了加衣的季节,也掩不住精瘦的身材。


最近两个月,这个身形单薄的男人时常出现在唐山市各个角落的剪彩仪式上,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人称他为“网红小松哥”,而他创办的二手车公司“小松汽车”则成了“网红店”。

刘建松说话透着浓重的唐山味儿,音调拐来拐去,但说的话却直来直去。被问及为何能走到今天,他说:“虚荣心作怪,好面儿。”


20多年前,他还是个刚满20岁的毛头小子,卖菜为生。
好菜卖好价,为了进到好菜,他每天凌晨就骑着三轮到郊区的市场守着。运菜货车的车灯刚照到市场的大门,他就从车上站起来,等车一停定,就窜上去挑拣。
彼时,刘建松的车斗总是能装得尖尖的,但衣服也被拉扯得破破烂烂,生活没有给任何人体面。

有时收摊早,他会被朋友拉去喝上两杯。“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眼见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伙伴一个个都混出了人样儿,刘建松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1996年,他靠着不多的积蓄和亲戚朋友的东拼西凑,买了一辆双排座小货车,从“卖菜的”变成了“运菜的”。


“钱不够,买不起新的,车是二手的。”那时的刘建松不会想到,那只是他经手的无数辆二手车中的第1辆。

做惯了生意的他,周一到周五跑运输,周末还是喜欢到市场转转。


有一回,他刚一下车,就被人“盯”上了。他走了一路,那人追了一路,问他“卖不卖车”。刘建松停下来聊了聊,对方出价比买入时还要高上1万。

彼时,他一天的报酬满打满算只有100块,几乎没有考虑,二手小货车被转手了。

刘建松是个天生的生意人,卖菜时讲究薄利多销,“一块钱三斤,两块钱给七斤”。“24年前一下子能赚1万块”,他马上从中发现了商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刘建松的创业史,就是唐山二手车市场的演变史。
“刚开始没有市场,就在马路边儿。”90年代,一条纵贯市中心的南新道,就是唐山的二手车江湖,形形色色的二手车贩子就蹲在路边揽客。
“96年10月,吉祥二手车市场开业的第一天,我就进入了。”所谓的市场其实并不规范,不过是一人画一个大圈,轿车在左边,货车在右边。
彼时,还没有后来的“小松汽车”,只是简陋的“夫妻店”。几个人倒腾了一年,倒腾出66辆二手车,这对于如今的一些二手车店,也是十分难得的业绩。


“还是虚荣心作怪”,一年后,刘建松把几乎全部的积蓄都投入到了精品二手车,时代日新月异,他察觉到“老破旧”走不长远。
当年,许多同行劝他“悠着点”,但后来的事情证明了刘建松的选择。
90年代末,有一句流传甚广的广告语——“拥有桑塔纳,走遍天下都不怕。”

1998年,事业红火,拥有数十辆桑塔纳的刘建松,在后来的十余年里果真独步天下,逐渐成为唐山二手车市场的龙头老大。

到了2009年,经手的车也从夏利变成了兰博基尼。


但是,在2018年之后的行业惯性停滞和2020年的疫情面前,一切急转直下。
2020年初,受到疫情影响,小松汽车的几家门店纷纷闭门歇业,但刘建松的手机铃声却没有停下来。
因为生意惨淡,公司里的几个老股东日子也不好过,并肩作战十几年后,接二连三地提出撤股。
焦头烂额的时刻,刘建松又打起了互联网的主意。之所以说“又”,是因为早在互联网刚刚兴起时,他便在汽车网站上收割了意外之喜。
十年后,当年的汽车网站早已不见踪影,而抖音上多了一个名为“唐山小松汽车”的企业号。

2020年2月9日,刘建松在抖音开启了第一场直播。此后,每晚8-12点,成为他和店员们的固定直播时间。
通过一系列取材于现实,或者干脆记录现实的短视频,只用了一个半月,唐山小松汽车的粉丝就增长到11.1万,直播在线人数日均1000-3000人,最高观看人数达26万。


3月,疫情缓和,小松汽车重新开门迎客,一个天津人推开了大门,没有着急看车,而是问了一句“小松哥在吗?”
刘建松赶忙上前招呼,寒暄之后得知来人是他在抖音的粉丝。一个小时后,一单超过200万的生意被录入账簿。
而后的时间,诸如此类的客人络绎不绝,内蒙古、甘肃、广东……不同口音的人们涌入店里。

刘建松把这些客单单独记录在一个账簿,后来账簿越来越长,股东和店员们也从强烈反对,到将信将疑,最终变成了对刘建松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些日子,有几个年初撤股的老股东向他表达了想要重新入股的想法,他说:


“一个人走不远,我的大门永远向他们敞开。”

天地宽广,刘建松的心里有一派老江湖的温暖。



刘建松的出发点是面子,山西饭店则起源于里子。


坐落于太原最繁华的市中心,山西饭店的前身是明清时期山西的贡院,1914年,督理山西军务的阎锡山筹资改建为“自省堂”,康有为题写了匾额。

上世纪20年代,印度文豪泰戈尔出访中国时,在山西期间就曾下榻于此。周恩来、宋美龄、徐志摩等名人也曾在这里驻足。新中国建立后,这里接待过苏联专家,承办过省里各种重要会议,甚至被用作军事法庭,审判过日本战犯。


106年沧桑巨变,古老的建筑愈发恢弘,但对于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来说,想要推开那扇大门,也愈发沉重。

几个月之前,山西饭店还是年轻人们望而却步的存在。

任强强从小长大的地方就在不远处,暮鼓晨钟,三十多年来,他曾无数次从门前经过、徘徊,但直到2020年初,才第一次迈入其中。

在此之前,他做过珠宝生意、搞过建设、修过公路,也办过教育培训机构,失败和成功一样多,雄心壮志也有增无减。

走进山西饭店那天,任强强的想法很简单——用新时代的手段,重启上世纪的生机。


他还记得,那一天,他与饭店负责人一拍即合。山西饭店已经严肃了太久,他们想把那些在饭店门口驻足拍照的路人请进来,把那些没有听说过山西饭店的老百姓请进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瞄准了抖音,然而董事会的老人家们却陷入犹疑。“他们不是觉得抖音不好,而是不知道花费这么大精力去做件事,会带来多少收益。”

毕竟,对于一家百年老店来说,比起迈出步子,保持原状要舒适得多。


正当计划陷入停滞,突如其来的疫情按下了加速键,当整个餐饮业陷入冰点,线上运营的意义,便从锦上添花变成了雪中送炭。

而任强强也表示,可以免费给山西饭店做一年抖音企业号。作为回报,饭店负责人表示愿意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支持。


这是诚意所在,也是胸有成竹。


短视频的门槛很低,但入行容易,在行难。


起初,山西饭店的抖音运营部门很简单,只有任强强一人、一部手机,员工日常、一秒变装、抖肩舞……什么火拍什么,一天可以产出十几条。


但是,这样拍了2个月,点赞一直在2位数内徘徊,饭店里不和谐的声音,比评论区的留言还要多。

任强强不得不停下来重新审视。他买回一堆专业书籍,《拍电影》《电影编剧宝典》……甚至报名参加了一个短视频创作的培训班。最后,一切的新认知都指向了“专业”,他意识到,“想做好就不能业余”。


年后,任强强扩大了团队的规模,最先加入的是一个拍摄过纪录片的专业摄影师。后来,他又从北京招来拥有短视频制作经验的剪辑、导演、编剧、调色,购置了相机和用于剪辑的电脑。



技术团队跟上了,任强强决定把情景剧作为主要的内容方向。

“我们想做一些情感类、走心、能打动人的故事,拍一些30岁—50岁这个群体的生活、工作、家庭。”

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决定,与山西饭店的定位有关,山西饭店消费的群体大多数以30岁—50岁男性企业家为主,他们会选择这里作为商务谈判的场所。

抖音的情景剧很多,但从“理解男性”角度出发的并不算多。凭借差异化的选题和精准的定位,10个月后,任强强拿出了自己的第一份成绩,靠拍情景剧,山西饭店抖音号的粉丝量从0涨到了65万,视频点赞量也突破千万。



如今,在山西饭店,任强强和他的团队在大部分事项上都拥有最高的优先级。酒店总经理甚至专门下了条行政命令:全酒店从人到物,无条件支持拍摄抖音短视频。


截至6月底,山西饭店的业务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0%——在太原,这是一个远高于同行的速度。通过团购订单到店核销来估算,抖音能带来约50%的客源。



饭店为抖音专门开发了新产品,把一些餐厅改成了年轻人喜欢的自助餐餐厅。原本冷清的饭店一下热闹起来,顾客大多是年轻人,“几乎每天都会爆满”。



山西饭店也成为了太原一处新的打卡地。每到晚上,饭店整个建筑群上的灯光亮起,年轻的男女们在庭院里自拍、直播,脚下的青砖等来了久违的活力。


前不久,任强强在剧组办公室的门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两行字:

如果你们还有角色,一定要让我试试,我想参演。

X楼保洁阿姨XXX

这让任强强颇为意外,或许,发生变化的,不止是山西饭店。



改变的发生,对于任强强和山西饭店来说,或许是意外之喜,但对于运筹帷幄13年的尚品宅配来说,则是意料之中。

尚品宅配入驻抖音,甚至比抖音企业号的诞生还要早上一年。


2017年,尚品宅配入驻抖音,高速成长的的同时也催生了公司成立了一个专业的家居类MCN(一种多渠道网络服务)机构。

2年后,“尚品宅配全屋定制”和兄弟品牌“好设计维意定制”双双认证,入驻了抖音企业号,并在短时间内延伸出包括“设计师阿爽”、“设计好房子”在内的多个个人账号。



如今,“好设计维意定制”的粉丝数超过480万,而“尚品宅配全屋定制”的粉丝则近340万。


另一个更加耀眼的数字,来自于企业号内部,指向了前者高效的粉丝沉淀——“好设计维意定制”从开始运营到粉丝数涨到100万,只用了仅仅28天。


负责人认为很大一部分功劳属于平台。而这,也在众多企业号注册者中达成了共识。

抖音对企业号开放了直播权限,企业号可以在直播中使用包括预约服务、团购两大转化组件,以及在直播间分享产品的功能。

这对于小松汽车这类产品适合直观展示的企业而言,如获甘霖。

6月,小松汽车抖音企业号的粉丝迅速冲到19万,单场直播最高售卖12单购车意向金,GMV达2.4万;线下单场直播核销10单,营收约500万,营收提升30%。

9月,小松汽车一个月就卖了235台车,营业额数千万,这是一个让很多4S店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成绩。



在内容生产方面,抖音的扶持同样打中了七寸。

后台立体的数据统计,让任强强和山西饭店的元老们大开眼界,不仅仅是在选题方面的助益,百余年来,这间古老的商铺,从未如此透彻地了解自己的客人。



抖音企业号会大力扶持各类企业,让大道如青天,让长风会有时。

他们建立起一套全新的商业模式,当人、货、渠道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线上和线下无缝接轨,持续盈收便成为水到渠成的事。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跃跃欲试者不在少数,但先行者身上总是挂满了包袱,目之所及也不尽是坦途,突出重围者是少数,更多人在前行的路上磨破了脚板。

抖音企业号存在的意义便在于,给破局者光脚的权利,给摸黑前行的人一根拐杖,给鸿鹄之志一个支点。

如今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要宽阔许多,俯仰之间,遍地凡人皆英雄。

广告



中国网红20年丨请回答,2008

李诞的困局丨中国好歌曲

张学友丨李宗盛丨陈奕迅丨张艾嘉

败诉的孙杨·消失的刘翔·老去的姚明
屠呦呦丨中华神医丨钟南山
中国孩子丨华为启示录丨泪别湖北

病毒的复仇丨明星捐款名单丨赵本山往事

赵雷丨朴树丨许巍丨李健丨王菲

王小波黄家驹丨张国荣

胡歌丨陈道明丨李荣浩丨张译

破产的央视标王丨网红教授戴建业

中国摇滚周星驰丨穷人韩红


如果不能趁浪前行
终将被新时代淘汰


上一篇: 今天,带你去见“福尔摩斯”
下一篇: 新闻分析:食品价格涨幅扩大拉动6月CPI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