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它凭什么抢了国庆日一半的票房

导读 : ▲点击观看视频并留言,抽10位粉丝送导演签名海报时隔八个月,万众期待的《姜子牙》终于来了。猫眼上,本片的“想看”、预售票房、预售上座率均位列第一,一亿元的成绩几...



点击观看视频并留言,抽10位粉丝送导演签名海报

时隔八个月,

万众期待的《姜子牙》终于来了。

猫眼上,

本片的“想看”、预售票房、预售上座率均位列第一,

一亿元的成绩几乎占国庆首日预售票房的一半。

片子制作上与去年爆款《哪吒之魔童降世》相匹敌,

四位导演、千人团队、100%国产,

《姜子牙》能否再次突破中国动画的天花板?



一条采访了联合导演,
也是本片的艺术总监王昕,
他曾在知名游戏公司暴雪做了14年CG动画。
《姜子牙》是他回国后的首个项目,
“民间将姜子牙神化,
但我们想呈现他以凡人之身,
迈出了不平凡的一步。”

自述王昕编辑宋远程


《姜子牙》讲述封神之后的姜子牙,由于信念受挫,从天神被贬到北海,遭遇了一系列人世间的纷争之后,重新再成为神的故事。
同为彩条屋“中国神话系列”之一,《姜子牙》与去年爆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有一些相似之处:两部影片均取材自《封神演义》,都围绕“天命”一词,打破了大众的固有认知,把姜子牙与哪吒塑造得极具现代感。

在以往的印象中,姜子牙是一个须发皆白的智者。但本片里,姜子牙却被“去神化”,成了一个“体制内”的古板中年人。他为了恪守自己的信条,不惜从神被贬为人。我们熟知的“姜太公钓鱼”,在片中借申公豹之口评价说,“你宁可放过一条鱼,也不肯放过自己。”

《姜子牙》与《哪吒》几乎同时起步,制作周期长达四年。累计2317张场景概念图,单个场景平均迭代70余次。从北海的渔村、针叶林,到幽都山、最后的归墟。每个场景都非常复杂,二维手绘与三维特效相互叠加的场景也比比皆是。

此外,所有的角色设计也都经历过反复的修改。女主角小九由于与九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生来便被认为是“非人非妖”的异类,被世人欺凌。她的形象设计修改迭代计255次,才有了最后飒爽的短发版本。

导演组担心姜子牙过于古板沉闷,因此特意把他最好的伙伴四不相设计成一个萌宠。它一方面保留其作为姜子牙坐骑的经典形象,另一方面也参考观察了猫、狗、雪貂等十几种动物,最终历经80余版完成。

“姜子牙有四不相作伴,就好比当代年轻人喜欢养猫。”在导演程腾看来,片中姜子牙的故事在当下也特别容易引发共情。“中国的社会是一个特别害怕犯错的社会,而姜子牙在开篇就犯了一个错误。但到后来我们会看到,这究竟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错误?”
不同于《哪吒》导演是非科班出身,《姜子牙》的主创们基本都在顶级的动画工业中历练过,遵循一套严格的流程操作完成了这部作品。

导演程腾
导演程腾曾是美国顶级动画公司梦工场最年轻的导演之一,他硕士毕业于南加州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毕业作品《天外有天》是一部关于中国功夫的动画短片,获得了第41届美国学生奥斯卡奖银奖。

导演王昕

王昕是暴雪动画的元老级人物,曾带领团队研发制作暴雪所有IP电影CG及角色。得知《姜子牙》项目开始筹备,虽远在大洋彼岸,却也一直“心痒痒”。终于在2017年5月离开加州来到中国,担任《姜子牙》的联合导演及艺术总监。

程腾、李夏2010年合作作品《红领巾侠》
和程腾同窗多年的李夏,毕业后曾在美国皮克斯工作室实习。而另一位导演李炜参与执导过《宝莲灯》《大鱼海棠》,负责制作了本片“敦煌壁画”般的二维动画部分。

多年的创作经历,使得四位导演尤为专注于细节的打磨。姜子牙对峙反派九尾妖狐一段戏,由于她的每一条尾巴都在“表演”,其单个画面工作量是其他一般电影角色的九倍。而制作组的要求则是,“让每一根尾巴都有用”。

四不相在本片中展现了蹭人、打滚、噎住等数十种动作和表情。其中酣睡的动作因对模型要求较大无法完成,制作团队足足花了3个月的时间去调整。面对九尾和四不相的巨大毛发量,制作人员屡次崩溃,调侃道,“想让它们不秃,只能我画秃了”。

在最终场景归墟,为了控制不同镜头里的云层,制作组只能是先用特效做一个版本,然后再用手绘绘制,最后把角色放在这个场景里面,凭借二维与三维的无缝切换去实现预想的效果。
但在王昕看来,技术并不是动画制作的全部。他最想从海外引进国内的,是一整套从上至下的工作方法,用严密的流程去保证创意的高效实现。

我们在《姜子牙》中看到的所有元素,玄鸟、腾蛇等神兽都有出处,甚至仅一闪而过的“巨灵神”都有完整的详细设定。这些元素并不是后期心血来潮添加上去的,而是一开始就已经确定好的,可以说是先有了这些设定,再有了《姜子牙》这部片子。王昕说,《姜子牙》的初衷实际上就是为了围绕这些角色,打造出一个完整的“封神宇宙”。

团队采用了“倒金字塔”工作模式,即导演处于金字塔最底层,将团队成员的创意汇总至影片中。同时,制作组在前期就花费大量投入,并进行周密的筹备与规划。用颇为实验性的方式,保证影片最终的高效完成。
王昕导演相信,《姜子牙》会在流程上为今后的动画制作有所启发。正如他在回国前的豪言壮语,“我要改变中国动画人对个人的过分倚重,我要改变中国动画对流程的蔑视,我要改变中国动画用肌肉思考的坏毛病。”

以下是王昕的自述:
我是《姜子牙》的联合导演,同时也是执行制片人、艺术总监。具体分管就是所有视觉上的创意和执行。我们一共有四个导演,从镜头到情节各有侧重,但大家会去做一个联合的互动。整个导演组的创作理念就是想做一个“故事是视觉化,视觉也是故事化”的片子。

为了呈现封神世界的世界背景,我们做了很多的考据工作。我们去长白山采风,借《山海经》设计地名,从青铜器、甲骨文,到建筑风格、衣服纹样,方方面面都要收集素材,然后再重新提炼、设计。


“姜子牙”这个 logo本身就来源于甲骨文
姜子牙的个性是一个老古板。“古板”这种视觉的定位,基本上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三角形,所以我们在他的脸以及整个身体的剪影,都加入了很多三角形的视觉构成和造型元素。

申公豹
男二号申公豹,大大咧咧、膀大腰圆,下盘却很小,他是一个下盘不稳的人。但他的脸方方的,又带有一点没头没脑的特质。
女主小九是一个很轻盈很柔弱的外在形象,但其实非常彪悍,有她自己的坚持。

姜子牙和小九
姜子牙的“羽毛披风”,仔细看其实它不是羽毛,而是树叶的经脉。姜子牙是自然导向的,虽然参加过封神大战,但他信奉不杀生。所有的这些细节,都是为故事服务的。

我反复提起的场景北海酒馆,就是一个中国人的“江湖”。它像龙门客栈一样,小小的空间里面混杂了社会百态。从制作、镜头的调度,各种各样的角色既要有统一性、也要有多样性,比真人电影要复杂很多。

北海杂乱无章,反之天庭则是秩序和权威的象征,需要用对称性去体现这种美感。所以我们从每个镜头的构图到整个天庭的平面布局,都做了精心的设计,就是为了能够把秩序和反秩序的这种反差拉开。观众对这种秩序感印象越深,到最后人间萧条破败的残缺感就会越强。

暴雪经验:我们要打造的是一整个IP
我原来在浙美环艺学空间设计,经常去苏州园林做考察。中国园林里“螺蛳壳里做道场”的观念是很惊人的,它的设计感不在于园林里具体的物件细节或者是精彩程度,而是对空间和游客心理感受的把控。

大家在看正片的时候,北海酒馆里的小九怎么样从亮到暗、再到亮再到暗的一个光场递进交互的过程里面,其实就有参考到园林设计的思路。
2000年的时候,我出国转行去学了电脑动画,研究生毕业就进了暴雪,没有去打游戏,在游戏公司的电影部一直做游戏的CG动画。我很幸运地见证了暴雪从百来人的团队,到一个握有多个成功IP的大公司。

《星际2》的Kerrigan、《暗黑3》的Leah均出自王昕之手
我在暴雪离职之前是动画部的角色总监,主要工作就是带领团队去创立制作所有IP里的角色。暴雪对我的影响在于,我们不是一个以最终产品为导向的公司,也就是说我们的任务不是生产这十几分钟或几十分钟的CG,而是推广 IP。

《姜子牙》这部片子,同样也不是仅仅为了100分钟、为了生产1700个镜头,我们的团队更多的是在思考怎么样把神话的宇宙打造好,让观众不仅喜欢这个故事,更喜欢这些人物、这个世界观。

角色和角色之间,背后的故事是什么?怎么样让观众进入到我们的世界里来?这种创作理念的因果关系很不一样。也就是说,不是为了这部电影才有了一系列过程,而是因为这些创作过程的迭代,才会有了这部电影。
我和程腾导演他们私底下关系就很好,当时听说他们回国接受了很有挑战的任务,作为朋友就很想助他们一臂之力。正好我觉得在暴雪很多有实验性的想法,出于一些原因都没有机会实现,而回国做《姜子牙》对我自己也是一种挑战。

回国之后,《姜子牙》什么都没有,所有东西都是从头开始,但我觉得在美国生活工作的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虽然环境完全变了,但很多在暴雪的创作理念,比如故事的视觉化,制片流程还有技术上的推进,在《姜子牙》、包括《姜子牙》之后的创作里面,我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姜子牙》为中国动画做了很多开创工作
《姜子牙》这部片里,我不敢说我们用到了最顶尖的技术,因为在动画这个行业光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你也需要有很先进的理念。我觉得《姜子牙》跟其他同行不太一样的地方,可能是我们在整个制片流程的规划和推进上,做出了新的探索。

比如说,在两家中期公司量产之前,我们花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用大量的精力和预算去做前期工作(pre-production)。我们很早就把中期团队的核心人员拉进来,做了很多前瞻性的规划。因此虽然我们在前面花了很多时间,但到后面效率就变得非常高。

我们的前前后后的制作团队大概有1000多人。动画已经早已不是原来那个写意绘画的年代,它是一个多工种、多个大型的团队前中后期密切配合的产物。

天尊和九尾
我们在流程上的一些实验,算是某种开创性的工作,我觉得对以后的项目会有借鉴的意义,因为之后国内的动画项目就会知道,是不是也可以严谨地去安排一下制片的体系,不一定一模一样,至少大家知道这个方法有它的好处。

《哪吒》的成功,对动画行业的发展影响很大。我们其实是不同的团队,只不过做的都是《封神》里的人物,而且从风格针对性到制作的流程其实都非常不一样。
不过我觉得,有了《哪吒》才会有《姜子牙》现在的关注度,有了关注度,对我们专业的动画工作者来说也是一个压力。在压力之下,才会有动力去做出更好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近期报道:

《为什么哺乳动物排尿时间都是21秒?他靠这个发现获搞笑诺贝尔奖》 《首个在冬宫办展的中国人》
《她走之后,中国再没出这样的才女》 《上映首日票房过亿!它实在太好哭了




点击下方文字留言
抽10位粉丝送《姜子牙》导演签名海报


上一篇: 点击查收保时捷中秋祝福
下一篇: 直插电阻与表贴电阻有什么区别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