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大女儿十几岁就被上门提亲,初中学历的父亲却一口回绝:5个孩子,都得上大学

导读 : 9月10日上午8:30,2020年浙江高考普通类第三段平行志愿正式投档。接下来,各高校按程序进行网上录取。就在今年开学季,滴滴司机们也交出了一份特殊的“成绩单”...




9月10日上午8:30,2020年浙江高考普通类第三段平行志愿正式投档。接下来,各高校按程序进行网上录取。就在今年开学季,滴滴司机们也交出了一份特殊的“成绩单”:3人考上清华,3人考进北大,4人考入复旦,4人进入浙江大学,3人考上上海交通大学。


这强大的阵容,都是来自今年滴滴司机家庭的高考橙果。


8月份,部分“橙果家庭”来到滴滴总部参加夏令营


滴滴“橙果计划”是国内首个关注网约车司机子女教育发展的公益项目,今年已经是橙果计划的第三年,有7000多个司机家庭参与,2007个司机子女考上大学。其中240多人考上985名校,370余位被211高校录取。

“橙果计划”要做的,是见证,也是锦上添花:今年6月,滴滴“橙果计划”为考生们提供了高考加油包,帮助他们顺利备考;7月,平台和司机们一起在线上为考生加油打气,考后还提供了高考志愿填报课程;8月,“橙果计划”邀请代表家庭前往北京参加橙果夏令营,分享成长与收获;9月中旬,“橙果”奖学金颁奖活动马上来,而等到孩子们毕业之后,“橙果计划”还会为他们提供在校期间的实习机会和毕业校招绿色通道……


每一个高考生的背后,承载的都是一个家庭的奋斗、努力和梦想。今秋再回首,曾经那些“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好像也变成了点点星光,让每一个夜晚都变得更亮了…

01
社区里唯一的抗疫学生志愿者

从任何角度来说,2020年对于武汉专车司机雷玲和儿子黄忠达,都是非常特别的一年。

年初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在疫情中心的武汉,原本平常的生活显得极其艰难。雷玲家的情况也很特殊:大儿子黄忠达今年高考,小儿子还没上小学,丈夫的工作需要上夜班,她日常一边跑专车一边照顾孩子们。疫情和备战高考,双重压力落在这家人的肩上。

所以对于雷玲来说,开滴滴专车是最符合她期望和要求的工作。工作时间灵活,方便照顾家里。为了接黄忠达放学,妈妈总是在放学时间前一小时设置顺路单,半小时前停止接单。这样儿子一出校门就上车,回家的路上还能在妈妈车上补个觉。

今年抗疫期间,18岁的黄忠达还是所在社区志愿者队伍里唯一的学生志愿者:周一到周六上网课和复习,周日去社区帮忙服务,测温、登记、记录每家每户的生活需求、搬货、送菜……但是作为家长,雷玲很支持儿子的选择,“在新闻上看到大家都很不容易,志愿者们也都非常累,大家都承担了很大的压力,所以自己就想分担一些。”

随着抗疫初步胜利,黄忠达也在这个夏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暑假应滴滴关注网约车司机子女教育发展的公益项目“橙果计划”之邀,黄忠达和爸爸、妈妈、弟弟一起来到北京参加夏令营,参观滴滴总部,同游了故宫,还通过访谈说了心里话。

即将离家读大学,黄忠达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妈妈胃不好,他有些絮叨地提醒妈妈,“别总是吃路边摊,不要为了省钱,把早上剩下来的冷包子留到中午将就。”
02
一个都不能少

“老四”汪江玲的家在毕节的深山里,从县城开车,要走接近一小时坑坑洼洼的山路。出山的道路只有一条,两边是望不到头的山。

他们是村里比较特别的一家:汪江玲排行老四,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一家人打视频电话都像在开会。因为家里孩子多,别人瞧不起他们,认为没什么出路。

除此之外,他们家的另类还在于——只有初中学历的爸爸汪平,想让五个孩子都能上大学。

早在大女儿十几岁的时候,就常有媒人上门提亲,全被汪平一口回绝。后来大女儿中专考上了卫校,但汪平又坚持让女儿考大专,考完又专升本,直到医学院毕业,成了医生。

汪平的底气一定程度上来自工作。几年前,他放弃了摆地摊,贷款买了辆二手车跑滴滴快车,因为滴滴平台大,订单多,“吃得上饭,养得住家。”一年后,他还清了买车的欠款。两年后,他在老房子附近盖了四层新楼。

今年,汪江玲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成了这个家里第四个大学生。“我们是一个有团队意识的家庭”,坐在滴滴橙果计划活动的现场,汪师傅满脸自信地说。一家人在北京参加了夏令营,还一起爬了长城。

“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是汪师傅的信条,他想让孩子们知道,世界可以那么大,不仅仅是家门口大片的玉米地和青山。

03
爸爸是追逐风筝的人

出高考成绩的上午,四川绵阳的快车司机谢凯都在外跑车。儿子谢瑞杰以645分的高分被北大考古专业录取,到底没选择自己眼里“赚大钱”的金融专业,反而是和今年夏天因为报专业而被热议的钟芳蓉成了同学。


在谢瑞杰的记忆里,父亲总是和车一起出现的。小时候是小摩托车,车子把手上挂着一袋刚买来的小金鱼,儿子紧紧贴在父亲背后;后来有了汽车,父子俩可以去看更远的风景,不过风景却不大记得住了,脑海里只装得下那条长长的路。

爸爸谢凯做过水电工,也开过出租,两年前开始开滴滴快车,他觉得这份工作比之前轻松,收入更稳定,还不用一直在路上跑着找客人。

“再后来,爸爸的形象就定格在了车窗里,我每次回头看,都看到他坐在车里,紧紧握着他的方向盘。”在谢瑞杰眼中,把着方向盘的爸爸也像个擎着线的放风筝的人,而自己是线那头的风筝。可是老爸却不曾干涉风筝向哪里飞,他只是追着风筝跑。

“老爸永远给我自由,但永远不放松底线。”谢瑞杰说。

“上课一定要认真一点。”这是谢凯把着车窗对谢瑞杰说过得最多的一句话,他也有过不耐烦,觉得爸爸啰嗦,但是在快要离家时在想起来,谢瑞杰说:“风从窗缝里猛烈地灌进来,我只觉得别样柔软。”
04
我们就是过日子
关于高三,刘鑫禹印象最深的是三束光。一束是晚上进了小区,从窗口透出来的灯光,是妈妈在等她。第二束,是进了家门,29岁的哥哥用手电筒打着光、蹒跚着出来迎接她。

10年前,哥哥被诊断出了线粒体病,这是一种基因突变造成的罕见病。智力停止发育,听力视力也严重受损。

第三束光,就是爸爸的车灯。随着儿子病情加重,刘师傅的爱人开始专心在家看护。刘师傅也辞去了之前食品批发的工作,改开时间灵活的快车,女儿刘鑫禹考上大学之前,12年来的每一个晚上,刘师傅都一定要到校门口接女儿放学。

刘鑫禹曾在日记里用“伟岸”形容自己的父亲,车灯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长,浑身洒满光芒。哥哥也说,觉得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很幸福,“一天一天来来回回过,就挺幸福。”刘师傅却没想到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形象那么高大,他的话简洁而有力:“我们就是过日子。”

“我一定要把这个家庭扛起来,扛不起来不就坏了吗?”

今年高考,刘鑫禹用605分的好成绩,被理想的大学录取。还记得女儿高考前最后一天上学,刘师傅把女儿送到校门口,难得感性地说:“爸爸这12年每天送你接你,没有一天间断过,今天是最后一次。”结果女儿打断了他,“哎呀爸爸真不好意思,我一寸照片忘了带了,还得让你跑一趟拿。”

“最大的幸福是坚信有人爱着我们。”刘鑫禹借用雨果的话说道。

步入大学,迈向人生的新阶段,每个高考家庭正在享受这丰收的喜悦时刻。愿师傅和孩子们,都能在未来的道路上继续披荆斩棘,“橙果计划”继续陪大家“橙”风破浪!


上一篇: 戴森自动卷发器被我抢到了!!深度解析它到底好不好用!
下一篇: 实时新闻推送工具Owlin获25万美元融资 新闻推送速度超过路透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