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妈,我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摇钱树

导读 : 在中国,年龄最小的“网红”多少岁?这也许是一个不设下限的问题。但是,超低龄小网红饱受关注的同时,往往也倍受争议。比如那位名叫佩琪的“小网红”,年仅3岁的她,已经...





在中国,年龄最小的“网红”多少岁?
这也许是一个不设下限的问题。
但是,低龄小网红饱受关注的同时,往往也倍受争议。比如那位名叫佩琪的“小网红”,年仅3岁的她,已经被爸妈喂到了70斤。
更令人震惊的是,3岁佩琪的吃播生涯已经长达一年多。她父母将女儿日常大吃大喝的视频发布在网上,逐渐吸引了众多粉丝的关注,最高一条短视频的播放量,高达55.6万次。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佩琪从最初标题里的“佛系小胖妞”长成了“走路都费劲的胖小孩”。
但佩琪父母似乎并不为孩子的超重忧心,反而为终于找到了视频的卖点开心,在每条视频标题中都打上“食量惊人”、“几秒吃完”、“胖到没衣服穿”等夺人眼球的标签。
他们给孩子喂的东西也越来越离谱,常常提供薯条、汉堡、蛋糕等高热量食物。甚至在佩琪反复哀求“别弄了别弄了”的时候,他们一边嘴上答应,一边把她刚吃空的盘子再次装满。
3岁的女孩,就这样被爸妈硬生生喂成了过度肥胖,慢慢开始出现走路不稳、下肢变形的情况。
但她的父母依旧兴高采烈地发布着吃播视频,并且宛如宣布喜讯般不断吆喝着“即将突破100斤”。
看不下去的网友们涌入评论区,纷纷指责女孩父母“为了流量伤害孩子”。事态不断发酵,由于投诉密度过大,佩琪的相关账号和视频随后被平台封禁。
但偌大的互联网,被家长当成摇钱树的孩子,又岂止佩琪一个?
父母欲望下的“小网红”们
爱看萌娃是人之天性,这也就意味着“孩子”这个群体身上藏着无数流量。
结果就出现了,有一些家长用“玩孩子”的方式,在网络上吸粉博关注。
他们给孩子设置胶条障碍,猝不及防被绊住的孩子被撞的脚步踉跄,拍视频的父亲却哈哈大笑。
有的家长给还在穿纸尿裤的孩子套上水桶,看着孩子像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假装听不到他哀求爸妈救助的哭喊声。
这些人早已不是单纯想“晒娃”的心态,而是想让视频“爆”,想让孩子“红”。毕竟在流量背后,是赤裸裸的利益。
有新闻就曾经爆出来一个2岁女娃当网红,能给家庭带来10万元的月收入。
她的父母称由于孩子太小,吐字不清楚,观众看到的视频也许只有十几秒,但他们得在家拉着孩子拍数小时,然后再剪辑——仿佛他们才是那个最辛苦的人。
而他们年仅2岁的女儿呢?被打扮成可爱的模样,连续一个月每晚在平台上直播近两小时,唱歌跳舞累到不行,一场直播就能给爸妈赚来5000块。
然而,在追求猎奇刺激的互联网时代,把孩子培养成这种“人见人爱”的小网红,也许还勉强算的上是家长的一种“仁慈”。
四川有个6岁男孩,凭借“能喝2瓶啤酒”的视频走红网络,他的父亲对其十分支持,称“有利于社交”。
人们顺着视频往回找,发现这个男孩正是靠“走钢丝”赢得不少关注的“小网红”望望。
这个6岁的男孩,每天都要在上学前和放学后直播训练几个小时的走钢丝。这是他的父亲为儿子策划的“人生捷径”——成为一个网红,在某天拿下吉尼斯世界纪录。
望望唯一的保护措施,是一顶安全帽。
有一次,望望走得不稳,从一米多的钢丝上掉落,鼻子磕到了地哇哇大哭起来。直播间里立马有人说“太搞笑了”,后面还跟着一堆哈哈大笑的表情,以及刷上去的礼物。
评论里自然也有争议,但争议,也意味着流量。
于是便有父母,不惜拿自己亲生孩子的缺陷来换取流量。
4岁的小悦宝出车祸没了一条小腿,父母却将其变成卖点。
这个视频账号所有作品情节全是围绕着“穿脱假肢”,封面必须缺腿,小女孩也永远说着被安排好的各种懂事的话。
为了直播带货,这个4岁截肢女孩的伤痛、包括日常的丑态,都被父母拍下来,360度全方位地暴露在网络上。
还有更过分的:某位游戏博主为了节目效果,故意在直播时让自己2岁还不会说话的女儿频繁入镜,任由粉丝们嘲笑和谩骂女儿“脑残、智障”。
知道粉丝爱看女儿出丑,便强迫女儿“阿巴阿巴”地胡乱说话。为了让女儿讨礼物,孩子还不会叫爸爸妈妈时,却已经会说“飞机”一词。
这位“父亲”在直播间里大肆宣扬重男轻女,把女儿称为“夺子姐”,并声称“老婆第二胎如果没生出儿子,就把老婆女儿从楼上推下去”。
二胎得子后,他又开始展现自己的区别对待:肺炎期间只给儿子买口罩、儿子睡卧室女儿睡库房......
这类利欲熏心的父母也不是中国独有。
美国网红母亲Hackney,曾因为晒领养的7个萌娃视频吸粉无数。镜头里的孩子们做烘焙、玩游戏,看起来充满了活力和童趣。但真相揭开,大家才发现,别说亲情了,Hackney根本就是抛弃了做人的底线。
看起来异想天开的大冒险游戏,其实只是剧本。7个孩子都是她收养来拍视频的“工具人”。一旦演砸了,就会遭受虐待。喷胡椒水、逼洗冰水澡、关衣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用皮带和衣架抽打......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孩子们身上的伤,这几年她索性不让孩子们去上学了。被关在家里背台词、练情节、接受种种体罚,这就是7个孩子全部的生活。
警察们带着搜查令闯入他们家的时候,6个孩子被关在一个连毯子都没有的小屋子里,另一个孩子则被锁在壁橱里而且只穿了一件上衣。
流量至上的时代,儿童小网红们一个接一个被父母推到镜头前。他们的健康、隐私和快乐全都被家长抛之脑后,只剩下为父母欲望买单的童年。
生而为人,这个世界该对他们说声抱歉。
妈,我是你的孩子
不是你的摇钱树
小网红生活并不轻松,小童星的生活亦非坦途。
60年代台湾家喻户晓的童星纪宝如,就被奶奶操控了人生。
纪宝如7岁那年,奶奶发现纪宝如长相可爱,哭戏收放自如,有表演天赋,于是将纪宝如送去了电视台演戏。
可爱又有灵气的纪宝如很快火了起来,一首《万里寻母》更是让她一炮而红,成为台湾炙手可热的童星。
从此,纪宝如成为了纪家的摇钱树。
拍戏时在片场,不拍戏时就关在家里,几近软禁。工作量也十分饱和,以至于纪宝如几乎没有时间上学,台词都认不全,只能由旁人复述。
为了延长纪宝如挣钱的时间,防止她长得太快,变得“不可爱”,奶奶从小给纪宝如束胸,还连续半年注射抑制生长的药剂。
以至于到13岁时,纪宝如的身高就停止了生长,停在了149厘米……
悲惨的童年似乎影响了纪宝如的一生。哪怕逃离了纪家,阴影也时刻都在,笼罩了纪宝如的人生。
时隔60年,在浙江一位叫舒奥华的孩子身上,人们再次看到了纪宝如的影子。
唱歌好听的舒奥华,在网上有40万粉丝。直播一晚上的收入,能超过成年人一个月的工资。
舒奥华成了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养着妈妈、弟弟乃至妈妈新认识的叔叔……
家人都说,支持舒奥华直播是为了圆他的歌唱家梦想。
但记者采访的全过程中,他们提到最多的还是:
直播大部分收益都交给妈妈,剩下的钱舒奥华也不会乱花,而是攒着等妈妈困难的时候给她。
他说:妈妈要还信用卡,信用卡还不上是要坐牢的。
长得好看或者有点天赋的孩子,被捧成童星,失去应有的童年。但即使平凡的孩子,也未必就能幸免于难。
还记得前段时间火遍全网的“天才少女”吗?
一天能写诗2000首,传销式演讲,手势强调比大人都纯熟。
但这种被包装的“天才”也还是生意。她要为父亲的保健产品带货、给“师傅”18万学费的弟子课打广告。
台湾“神童”曦曦也是如此。4岁就能给一屋子大人解答内心困惑,满口的心灵鸡汤。
但最终发现,他不过是“记忆大师”父亲的宣传品,小小年纪就背大量似是而非的鸡汤,来为父亲的记忆课程打广告。
对于一些人来说,孩子是捧在手心的宝。
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孩子是捧在手心的钱包。
这都还算是好的。再狠心点的父母,连孩子的生命安全都可以不顾。
广东一对夫妻,为了讹钱,屡次唆使8岁的女儿碰瓷过往车辆,行车记录仪显示,女孩被车碰撞后飞出1米远。
被交警戳穿后,夫妻两人还带着女儿坐在马路中央,试图造势,丝毫不顾身边的车流湍急。
对于这些人来说,孩子不是他们的孩子,只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也许不是父母天生无情,但诱惑足够大时,金钱就迷住了他们的眼睛。
为人父母竟不需要考试,
想想就叫人害怕
面对网络直播行业良莠不齐的现象,国家网信办曾于2018年责令视频直播平台全面整改,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已有账号一律关停。
然而,对于很多底层小网红和他们的家庭而言,网络直播也许是一种新的生计出路。成为“网红”意味着阶层跃升的机会。他们想尽了办法钻制度的空子,用成年人自己的身份注册账号,假借“晒娃”之名继续消费孩子。
无论是胡吃海塞的吃播,还是危险系数极高的走钢丝表演,都是在拿孩子的健康和安危去交换利益。
即使没有造成实际的危害,这也是一种残忍的剥夺:强迫孩子去迎合成人的趣味,无视他们的心理健康,毁掉他们正常的成长。
一对父母为拍短视频故意弄哭孩子,任由女儿为抢食物而打爸妈,甚至引导女儿做出各种极端行为来吸引眼球然后直播带货。
一个孩子就这样被爸妈故意养成了随手打人、贪吃、没教养的样子。
别说什么“孩子还小不懂事,以后可以改过来”,有些恶果一旦种下,就会成为孩子一生的阴影。
“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孩子是孩子,不是工具人。父母是父母,不是孩子的主人。
卢梭曾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
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他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
过早地涉足成年人地世界,对孩子来说无异于揠苗助长,最终失去了童年的滋养,逐渐枯萎。
当年举国皆知的奥运女孩林妙可,凭借奥运开幕式上甜美的歌声和乖巧的长相迅速走红。
从此,不专业的母亲成了林妙可的经纪人,从接广告、拍电影、服装造型,到生活起居,一切都被母亲控制。林妙可的妈妈几乎包办了她的人生
初三时,林妙可才第一次独自过马路。
但命运一切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
此后的数年间,围绕林妙可的争议不断,说她没有好的作品,说她穿着老气,是妈妈辈的审美,说她“恰烂饭”,为不孕不育的广告站台……
而最近一次的曝光,18岁的林妙可面对镜头,依旧扭扭捏捏眼神跳跃,故作一副小女孩天真烂漫的样子。
时间在林妙可身上失效了,她的一切似乎都还停留在九年前,似乎自己只要还是那个天真可爱的9岁女孩,就依旧能得到全国人的喜爱。
一颗原本甜美的果实,失去了光泽。
如果奥运之后放弃曝光,让林妙可自然成长,像一个小朋友一样拥有快乐的童年,不必勉强毫无声乐天赋的自己学习音乐表演。林妙可是不是可以拥有更多平凡的幸福?
养孩子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多人选择了困难模式:关心孩子饿了冷了,担忧孩子的前途艰难,操心不知到花多少钱给孩子铺路,才不会觉得对不起孩子。
但也有人却选择了简单模式:对他们来说,孩子只要饿不死就好,如果能发掘出供自己发泄情绪以外的用途,那就是意外之喜,必须紧紧抓住,压榨殆尽。
“一想到为人父母不用经过考试,我就毛骨悚然。”
凤凰君曾经写过文章,在养育孩子方面,谈投资回报率就是个笑话,因为你在孩子身上花的钱,也许他这辈子都赚不回来。
但真的有一些父母,把养孩子变成了一件一本万利的事情。
而故事的最后,原本天性纯良的孩子也一步步长大。童年就充斥着金钱与名利的他们,不知道最终,会不会也变成与父母们相似的模样?
作者丨郭恩一闫如意 编辑 |花木蓝
凤凰WEEKLY视频号里上线啦,
文字承载不了的,我们用视频为你呈现 ↓↓↓
救救孩子↓↓↓


上一篇: 南周快评 | 两高一部最新文件撑腰,正当防卫应该硬气起来
下一篇: 奥雅设计与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签订就业创业见习基地丨新闻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