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分级阅读工具可促进语文教育公平”

导读 : 考拉阅读创始人赵梓淳谈论分级阅读。考拉阅读2018年8月,中文少儿分级阅读平台“考拉阅读”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蔡可表示,中...



考拉阅读创始人赵梓淳谈论分级阅读。

  考拉阅读

  2018年8月,中文少儿分级阅读平台“考拉阅读”宣布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蔡可表示,中国的分级阅读正在升温,并且逐渐成为一个赛道。在资本的驱动下,中文分级阅读加速落地。目前,越来越多的学生和教师开始使用相关产品和工具。以“考拉阅读”为例,该平台已覆盖近万所学校,触及27万名教师、约300万小学生。

  

  量化体系提供支撑,赋能普通教师

  “根据考拉阅读积累的数据,孩子们阅读能力存在巨大差异。”考拉阅读CEO赵梓淳举例:“中关村二小三年级学生的平均阅读水平相当于全国小学五年级的水平,而甘肃省潘集镇小学三年级学生阅读水平却只相当于全国小学一年级的水平。”数据显示,三年级是阅读能力的重要分水岭,不同地区、学校的学生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过去,关于阅读的很多问题都只能通过经验去判断,现在通过阅读分级工具,能够实现清晰的量化,这十分重要。”

  在赵梓淳看来,没有量化体系就很难进行量化的驱动,教学就只能是感性的,需要高度依赖教师的自身能力。“即使没有数据支撑,优秀的老师也能够通过丰富的经验比较清楚地知道应该给孩子推荐什么书,进行什么样的阅读辅导。但是,这样的老师凤毛麟角。而阅读分级工具能够赋能普通教师,帮助他们达到顶尖教师的教学水平。”比如,考拉的阅读能力测评系统能够测出一个班级学生的阅读能力中位数,然后有针对性地给出每本书的推荐指数。也就是说,同一本书对于不同班级来说,推荐指数可能完全不同。教师可以参考推荐指数选择适合班级学生阅读的文本。

  某农村学校六年级教师刘冰(化名)表示,在要求学生阅读的时候,书目的确定曾让她发愁,后来通过考拉阅读解决了这一问题。赵梓淳说:“从根本上讲,考拉阅读是希望通过技术手段解决教育供给侧的不均衡。”

  分级阅读行业尚处早期,产品有待完善

  然而,被普遍认可的中文分级阅读标准目前仍未建立,要打造一个真正有效的、对学生、教师有帮助的分级阅读产品充满挑战。

  目前,考拉阅读通过人工智能、大数据挖掘,自主建立阅读能力测评体系和文本难度分级体系,其标准范围均为200 ER-1300ER(ER是度量标尺),系统针对不同阅读能力和阅读兴趣的学生,提供不同难度等级和不同文本类型的阅读内容。赵梓淳介绍:“例如针对阅读能力是600ER的孩子,系统可能为他推送550到700ER的文本。既不会因为难度大而读不懂,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孩子的潜能。”

  除了底层标准的建立,赵梓淳强调,一款好的分级阅读产品必须要让孩子爱用。“系统中的内容是否丰富、产品是否符合孩子心理发展规律、用户界面设计的好不好等都要反复思考。”据悉,起初考拉阅读设计比较严肃,后来才加入了游戏和动漫。在“短文星球”板块,每个星球代表不同的文本难度等级,孩子通过闯关的方式阅读短文并获得宝箱。同时,孩子可以看到自己的同学在哪一关。赵梓淳说:“阅读习惯的养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游戏化和社交化的方式可以调动孩子积极性,带动学生阅读的频次和投入度,让孩子爱上阅读。”

  同时,赵梓淳强调,现在考拉阅读对于游戏的使用仍比较谨慎。“一款分级阅读产品的好坏,归根结底是要看它是否能提高知识交付的效率,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据介绍,考拉阅读对部分学校在使用前进行阅读能力测评,与使用考拉阅读半年后平台监测到的数据进行对比,发现人均阅读字数增长一倍以上、89%的学生阅读能力ER值有所提升,且增长率与全国学生阅读能力常模相比高出50%左右。

  尽管如此,赵梓淳认为考拉阅读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中文分级阅读这一细分领域还处在很早期的阶段,市场上的产品还需要不断的打磨。”

  声音

  “提高分级阅读产品对孩子的吸引力固然重要,但游戏化不是为了让孩子沉迷、增加用户时长甚至付费,而是为了提升阅读效率和效果,为学生创造价值。”

  ——赵梓淳,考拉阅读创始人

  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倓秋


上一篇: 企鹅智酷:2015年中国在线教育报告
下一篇: 实时新闻推送工具Owlin获25万美元融资 新闻推送速度超过路透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