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安倍的修宪梦,要碎了?

导读 : 最新精选区块链汽车创意科技媒体达人电影音乐娱乐休闲生活旅行学习工具历史读书金融理财美食菜谱安倍的修宪梦,要碎了?原创:缓缓说缓缓说2020-08-29文|缓缓君...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安倍的修宪梦,要碎了?

缓缓说 缓缓说 2020-08-29


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东京时间8月28日下午5时,安倍晋三宣布,因“溃疡性结肠炎”复发,为避免个人健康状况影响执政,决定辞去日本首相职务。


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安倍称“志向未酬就放弃职务,如断肠之痛”,并向全体国民鞠躬道歉。



据美联社报道,安倍口中的“志向未酬”,包括实现与朝鲜关系的正常化,解决与俄罗斯的岛屿争端,以及修改日本《宪法》。

对于安倍而言,修宪无疑才是最重要的那一项(安倍曾在连线采访中公开表示“修宪是我任期内的最大追求”),也是安倍心心念念的政治理想。

因为它是日本摆脱“战败国”枷锁,实现“国家正常化”所必须迈过的那道坎(关于这一点,我在2018年的一篇旧文中写过,后来那篇文章因为某些原因看不到了,今天结合旧文做一些补充和完善)


01

什么是日本的“正常国家化”?

这里要介绍下关于日本的一些背景知识。

日本一直被戏称为“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侏儒”,这是由二战结束后定下的游戏规则决定的。

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日本的脖子上被绑了两道锁链。

第一道锁链是1946年公布的《日本国宪法》。

比较讽刺的是,这虽然是日本的宪法,但起草这部宪法的却是美国人。

1945年,日本战败,美国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占领日本,并负责对日重建工作。

这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重现编写日本宪法,以取代具有帝国主义色彩的《大日本帝国宪法》(也叫“明治宪法”)

1946年初,麦克阿瑟组织了一批日本人搞了一个委员会,编制了新宪法的第一个版本《大日本帝国宪法个性草案》(又称松本草案)

然而这一草案只是对旧宪法做了一些小修小补,美国并不满意,于是麦克阿瑟指定了两个美国人来起草新的版本。

几个月后,新的宪法匆匆忙忙就出炉了,也就是现行的日本宪法(也被称为“和平宪法”)

由战胜国来给战败国写宪法,这在今天看来也颇具讽刺意味。

这部宪法中最著名的是第九条:

1.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2.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新宪法剥夺了日本人拥有军队和发动战争的权力。

这就是缠绕在日本脖子上的第一道锁链。

然而没过几年,美国就主动在这道锁链上开了一个口子。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陷入了苦战,亟需战争支援。

于是美国授意日本成立“警察预备队”,来为美军提供物资装备、后勤保障甚至是战场上的扫雷工作。

美国发现,一个完全没有军事能力的日本并不符合自己在东亚的利益,它需要用日本来牵制中国和苏联。

但日本宪法已经规定了日本不能拥有军队,于是他们想了一个变通的办法——把警察预备队演化成了“自卫队”。

这一形式延续至今。

今天的日本拥有很强的自卫能力(包括反潜、防空、反导能力等),但在进攻性武器上依然受到管制。

这让日本可以为美国所用,又确保了美国不会被日本反咬一口。

而安倍想要挣脱这层束缚。

美国套在日本脖子上的第二道锁链是安插在日本领土上的军事基地。

1951年,美国和日本签订了《日美安保条约》,条约规定,日本在恢复主权后,美军依然有权在日本国内及其周围驻军。

1960年,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安倍的外公)赴美签订了新版的《日美安保条约》,确立了两国共同防卫的原则,强化了美日间的军事同盟关系。

(安倍和外公)

而代价则是让美国在日本建立和扩张军事基地有了更坚实的法律基础,让日本在事实上成为了美国的“从属国”。

如今美国在日本已安插了上百个军事基地(有说109个的,有说113个的,也有说140个的,具体数目不详)

2017年4月,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问日本的时候,并没有降落在民用的国际机场,而是乘坐直升机空降在了东京的闹市区六本木新城。

那里有一座美军的军事基地,距离日本国会不过2公里。


如果美国只是为了保护日本,根本没有必要在东京的市中心部署一座军事基地。

这个距离不过是装甲车几分钟的车程,更是小口径火炮可以直接炮轰到的距离。

这座军事基地就像是悬在日本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彭斯坐直升机高调降落,也仿佛是在向日本政府宣告美国和日本之间的主仆关系。

(日本曾要求美军归还东京市中心的土地)

日本其实是一个没有独立主权的国家。

这也是为什么上个世纪美国向日本发起贸易战时,日本没有做出多少有效的抵抗就轻易地向美国屈服了。

再加上日本政府自身的决策失误,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经济动荡,日本崛起的势头从此戛然而止。

如果日本不能挣脱美国对它的控制,它就永远都只能做美国的马前卒。

日本的政治精英们也曾试图改变这一局面。

比如鸠山由纪夫,他曾明确提出“脱美入亚”的口号,追求和美国建立“对等”的关系,并向国民承诺将美国驻扎在日本冲绳岛上的普天间军事基地迁出冲绳。

然而几个月后,鸠山由纪夫就下台走人了。

(日本民众抗议美军驻日军事基地)

安倍也曾因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而黯然退场,,但安倍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在下台之后又卷土重来,继续去推动日本的国家正常化。

02

安倍出身于门阀世家。

他的外公岸信介、小外公佐藤荣作都曾担任日本首相(岸信介和佐藤荣作是亲兄弟,之所以姓氏不同,是因为他们的爸爸是入赘的,岸信介在读中学时被过继到了父亲本家)

父亲安倍晋太郎曾任日本外相,也曾被岸信介当做首相接班人培养,结果还没来得及上位,就因患上胰腺癌去世。

但安倍晋太郎还是为儿子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政治遗产”。

安倍晋太郎生前曾力荐小泉纯一郎进入内阁,开启了后者的首相之路(小泉纯一郎为日本第87-89任首相),作为回报,小泉在卸任前,也为安倍晋三的接班铺平了道路。

再加上母亲安倍洋子(原名岸洋子,日本女性婚后随夫姓)的运作,安倍在easy模式下,顺利当选二战后最年轻的日本首相。

(安倍父亲)

当时的安倍意气风发,要带领日本走向“美丽国家”。

2006年7月,在安倍第一次当选首相之前,出版了《迈向美丽的国家》一书。

在这本书中,安倍对日本未来的国家形象的描述中,就包含了政治大国的理想(“受世界信赖、尊敬并且具有指导权的国度”)


同年9月,安倍正式就任首相一职,并表现出了奉行独立外交的姿态——他打破了日本首相上台首先必访美的惯例,选择了首先出访中国,并提出与中国建立战略互惠关系。

然而,他的第一个任期只干了不到一年(2006年9月26日-2007年9月12),就“因病告辞”。

安倍确实长期受“溃疡性结肠炎”困扰,这是一种至今还无法根治的疾病,医学界甚至连这种病的发病机理都还没有搞清楚,只能靠服药和辅助手段改善症状。

但安倍的首次隐退,我认为绝非身体原因那么简单,而是有势力在背后运作。

访华之后,安倍内阁幕僚接连曝出丑闻,导致其所在的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败,安倍一度试图改组内阁来渡过难关,结果惨遭失败。

当时的安倍即无法摆平内部的党争,也无法平息反对党的攻击,无奈之下只能以“身体原因”为由,辞去首相职务。

安倍的继任者福田康夫也主张对华友好,结果也是干了一年就下台了。

还有上面提到过的鸠山由纪夫,主张脱美入亚,提出要把美国驻扎在冲绳的海军基地搬走,也是几个月之后就下台走人了。

再往前追溯,从田中角荣到竹下登,凡是奉行独立外交政策,有志于改善中日关系的日本首相,一个个都黯然下台。


而安倍的厉害之处在于,他能在下台后又东山再起,是平成时代唯一一个实现回任的首相。

2012年,安倍二次上台。

这次他一改以往的作风,紧跟美国的外交政策,和中国呈敌对关系,不仅参拜靖国神社,还曾怂恿菲律宾炒作南海仲裁案。


在一些国人的眼里,安倍从过去的“亲华派”变成“反华派”(其实日本根本不存在所谓亲华派,有的只是亲美派和现实派,这个后面再讲)

但其实安倍的改变只是表象,他的根本目的从来就没有变过。

他一直在推动修宪,推动日本的“国家正常化”。

只不过,2006年初次上任时,是意气风发时的大快猛干,而2012年再度上台后,安倍选择了“曲线救国”。

紧跟美国、敌视中国是为了获得美国的认可,避免重蹈覆辙;参拜靖国神社是为了获取日本右翼势力的支持,安倍一边巩固自己的位置,一边日拱一卒,推动日本向“正常国家”转型。

2013年,安倍曾在沙特访问时对随行记者表示,自民党将在竞选纲领中提出修改宪法第96条以放宽修宪提案条件。

2014年,日本《共同社》报道称,安倍有意在修改宪法前,先修改对宪法第九条的解释(即暂时不修改宪法,而是先修改对宪法的解释),以解禁集体自卫权。

2016年,日本政府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正式解禁集体自卫权。


所谓的集体自卫权,是指当自己的盟国遭受攻击时,无论日本是否收到攻击,它都有权利使用武力进行干预。

而根据日本新的宪法解释,使用集体自卫权的前提条件是日本陷入“存立危机事态”。

然而怎样算是“存立危机事态”?

在安倍对外的解释中,如果美国的军舰被攻击了,就属于存立危机事态,甚至连日本生活物资及电力不足也可以算是存立危机事态。

这就给了日本政府巨大的解释余地,通过咬文嚼字来获得行使武力的权利。

所以有人说,《新安保法案》的通过,标志着《日本国宪法》第九条被实质废除(不能拥有海陆空军和交战权)。

在此期间,安倍二次上台后亲美抗华的政治立场也确实给他带来了重大的回报。

2014年4月,奥巴马表示支持安倍政权解禁集体自卫权。

这是美国在任总统首次表明支持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这是日本《新安保法案》能够顺利通过的一个前提条件),也是安倍在“国家正常化”的转型中取得的一个重大成果。


但显然,安倍不会只满足于此。

2017年,在日本宪法颁布70周年纪念日上,安倍发表了呼吁修改宪法的视频讲话。

安倍称:“应当在我们这一代,在宪法上明确定位自卫队的存在,消除产生可能违宪这样的讨论余地”。

安倍还抛出了具体的时间表——希望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际施行新的宪法。


如果这一目标顺利实现,那么再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把自卫队改名为“自卫军”,然后一步步让日本重新夺回发动战争的权力。

这种策略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日拱一卒”。

即通过完成一个又一个小目标,来实现自己的终极目标。

但事态并不如安倍预想的那般顺利。

根据日本宪法规定,修宪必须要获得2/3以上的国会议员同意。

而在2019年7月的参议院大选中,安倍领导的执政党联盟,未能获得2/3以上席位(离2/3差了4个席位)

这意味着安倍无法如愿在2020年内实现他的修宪愿望,即便如此,安倍还是在随后的视频连线中公开表示,“修宪是我任期内的最大追求”。

今年1月,安倍在自民党集会上再度强调,“修宪是历史使命”,他呼吁集全党之力推动修宪。

然而天不遂人愿,新冠疫情、政治丑闻和旧疾复发,让安倍遭遇了挫折三连。


03

早在2月底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在文章中表示,日本本土的疫情数据值得关注。

考虑到人口密度和国际往来的频繁程度,东京的病例数居然和北海道不相上下,这个数据太不正常,我认为日本的疫情数据是被严重低估了。


3月24日,东京奥运会被宣布推迟到2021年举行。

在此之前,安倍政府一直坚持要如期举报奥运会。

然而,全球疫情大爆发,让日本的坚持变得不切实际,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甚至明确表示,不会参与2020年东京奥运会。

日本不得不妥协。

奥运会推迟后,日本的病例数就仿佛是被揭开了盖子,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7月底日本又爆发了第二轮疫情,现在日本的病例已超过6.7万,其中东京确认人数已超过2万,为全日本最多)


按照我个人的推测,安倍原本寄希望于通过东京奥运会,来提升日本的国际形象和国家影响力(参考08年北京奥运对中国的影响),提振国民信心,并以此来获取朝野内外对他的支持。

奥运会的推迟,是安倍在2020年遇到的第一个挫折。

第二个挫折是关于政治丑闻。

63岁的黑川弘务是安倍的亲信,职务是东京高等检察厅检察长,他原本应该在今年2月退休,但安倍政府在1月的内阁会议上,把他的退休时间延长到8月,甚至还表示要修改《检察厅法》来推迟退休年龄。

日本的司法界认为,安倍这么做是为了扶持黑川出任下一任检察总长。

本来这么做就已经颇具争议了,偏偏这个黑川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竟然在疫情期间,跑到《产经新闻》的记者家中打麻将,还赌博了。

事件曝出后,民间反应激烈,反对派则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安倍。


再叠加上疫情的影响(近6成日本民众对安倍政府的抗疫政策不给与正面评价),安倍的支持率一路下跌到了36%。


在这个节骨眼上,安倍又遇到了第三个挫折——疾病复发。

有人说,安倍因病卸任是个借口,目的是以退为进,先避一避风头。

而我的看法则完全相反——安倍根本舍不得下台。

根据安倍的健康状况,我们可以梳理出一下时间表:

根据日本《Flash》周刊的报道(8月4日发售),安倍于7月6日在首相官邸的办公室吐血。


消息曝出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否认了该传言,称安倍的身体“完全没问题”。

8月17日,安倍在医院停留超7小时。

随后安倍对外放出消息,说他只是做个体检,身体并无问题。

8月24日,安倍再次在医院停留超3小时。

这次对外给出的理由是安倍在做复查,并聆听上次的检查结果。

8月27日,日本《周刊文春》在报道中引用医院方面的说法称,安倍在接受一种血液治疗,“如果好好治疗的话,首相的健康就会恢复”。

在正式宣布辞职之前,安倍一直在否认身体出了问题。

而之所以还是在8月28日那天宣布辞职,我认为是因为治疗效果不佳,实在没办法了,不得不卸下职务。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就在安倍宣布因病退隐之后,其接班候选人之一的岸田文雄正好在新潟视察,有记者问岸田怎么看,岸田回答说,他要先确认下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也就说说,安倍卸任,对于自民党内部来说,也是一桩新闻。

这也印证了,安倍辞职,并非是事先的安排,而是不得已之下的选择。

在修宪梦实现之前,安倍是舍不得下台的。

有人可能会说,时间来不及了,就算安倍的健康状况不出问题,他的任其也只能到2021年9月。

根据自民党党章,党首(党总裁)最多只能连任3次(即9年),而安倍第二次上台后,已经干了快8年了,理论上确实要到截止时间了(日本采用的是议会制君主立宪制,首相并非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先在国会选出执政党,执政党党首自动成为日本首相)

但这个问题其实可以解决。

在去年参议院大选遭到挫败后(未拿到2/3席位),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就曾公开提议,希望安倍在2021年的党总裁任期满之后,积极寻求第四次连任,干到2024年。

只不过需要修改一下党章。

安倍当时是公开拒绝了,但考虑到他对修宪的执念,真的有可能通过修改党章来圆梦。

根据《Flash》的爆料,7月6日安倍吐血那天,还心心念念地在说,修宪时间不够了

如果不是因为健康出了状态,安倍真的有可能为了修宪再干一届。

所以安倍的那句“志向未酬就放弃职务,如断肠之痛”,我是相信的。

只是事到如今,这样的“如果”已没有意义。


04

谁会接替安倍的职位?对中国又会有什么影响?

这里先要澄清一点,不管谁接替安倍,日本都不会有所谓的“亲华派”首相。

只要美国套在日本脖子上的两道锁链没有松绑,日本就依然是(事实上的)美国的“从属国”。

所以亲华是不可能亲华的,区别只在于,首相是亲美派,还是现实派。

前者会紧紧抱住美国大腿,而后者会为了日本自身的利益考虑,时不时在中美两边骑墙。

安倍就是典型的现实派。

2006年初次上任表现出对华非常友好的姿态,2012年再度上台时,是紧紧抱住美国大腿,和中国敌视;到了2018年的时候,安倍又一改过去几年的敌对姿态,高调访华,说把日中关系推进到新的阶段。


在随后的3天,安倍和中国签订了52份协议,还盛赞“一带一路”是很有潜力的构想。


要知道之前中国拉了80多个国家入伙时,死活不肯加入一带一路的也是他。

安倍的反复横跳,其实都是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

中国和日本在地理上是邻居,中日韩自贸区也早在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构想,而中国在2018年也已经成为了日本最大的出口市场。

对于日本来说,和中国保持良好的经贸关系,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

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东亚第一大国,且日本有侵略中国的历史,如果安倍想要修宪,必须顾及到中国,需要中国的支持。

所以当安倍坐稳了自己的位置之后,又回头来亲近中国。

这种反复无常,按照安倍自己的说法,是“君子豹变”。


“君子豹变”出自《易经》,大意为:大变革时期,君子会像豹子一样闻风而动,顺从改革。

安倍这个人也不太在意自己的面子,为了争取国家利益,他可以放下自己的面子。

一路小跑迎接普京,陪特朗普打高尔夫摔跤,合照时被特朗普挤出红地毯……


这些都已经是坊间津津乐道的话题。

按照安倍的原话来说:“并非为保身而豹变,而是为了国家和民众,可以舍弃面子,这是我们作为领导人应该有的姿态。

我个人更希望安倍的继承者,是如安倍这样的现实主义者,因为这样更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自民党当总裁预将在9月中旬进行选举可能石破茂岸田文雄、菅义伟和河野太郎中选出

当下中国面对主要矛盾是中美矛盾。

美国正企图拉拢自己的盟友一起来和中国搞脱钩。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拉拢一个(美国的盟友)是一个。

“所谓政治,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至于安倍的继任者们,会不会继续不遗余力地推动修宪,来实现日本的“国家正常化”?

如果是,那么对于中国来说,就会有两个选择:

一是想尽办法进行阻挠,二是利用日本的核心诉求来谈一个好条件。

这确实是一个值得中国“认真考虑”的重大问题。

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一来是中美矛盾才是现阶段的主要矛盾,这一点已无需赘述。

二来是,我相信中国未来一定会亚洲的领导者,会带领亚洲各国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要实现这一点,我们不仅要有大国的实力,还要大国的胸怀和气魄。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已出版《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缓缓说 热门文章:

      刺死辱母案:读完一审判决书,我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阅读/点赞 : 89728/2565

      《人民的名义》:无论你进不进体制,我都强烈建议你看这部剧    阅读/点赞 : 61983/910

      为什么我拒绝乐天代购    阅读/点赞 : 51874/1337

      萨德入韩已成定局,事到如今我们一定要防范的是台湾    阅读/点赞 : 37266/1446

      朴槿惠下台:那个嫁给国家的女人离婚了    阅读/点赞 : 34827/837

      每次出现刷屏事件,有80%的概率会反转    阅读/点赞 : 34709/747

      刺死辱母案:于欢改判的可能性有多大?    阅读/点赞 : 33204/1446

      是什么让路人麻木不仁?北京地铁事件,连薛之谦都看不下去了……    阅读/点赞 : 27887/940

      请尊重一个穷人的努力    阅读/点赞 : 23444/934

      不可阻挡:咪蒙、商业法则和她的部落    阅读/点赞 : 19703/1056

      缓缓说 微信二维码

      缓缓说 微信二维码

      缓缓说 最新文章

      安倍的修宪梦,要碎了?  2020-08-29

      鼻子脏到挤出“白条条”?照我这样做,脸上啥脏东西都溶掉!  2020-08-29

      少低头,脑子会“漏”!  2020-08-23

      美国人为什么打不赢朝鲜战争?  2020-08-21

      ??绝了!HFP这折扣都被我谈到,快进来薅羊毛!  2020-08-21

      真希望你在25岁之前,养成这个习惯  2020-08-19

      为什么鬼不能攻击躲在被子里的人?  2020-08-19

      危机重重的美国社会:推动的逆全球化  2020-08-17

      紧急通知:招募2000人学英语,免费培训!  2020-08-17

      一和谈日本高官就离奇暴毙:中日韩为什么总是谈不拢?  2020-08-16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上一篇: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明日校飞,记者实地探访机场准备情况
      下一篇: 奥雅设计与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签订就业创业见习基地丨新闻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