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厄运集结成精神乌托邦,从纪录片中看到奇迹

导读 : 最新精选区块链汽车创意科技媒体达人电影音乐娱乐休闲生活旅行学习工具历史读书金融理财美食菜谱厄运集结成精神乌托邦,从纪录片中看到奇迹原创:澎湃有戏有戏2020-0...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厄运集结成精神乌托邦,从纪录片中看到奇迹

澎湃有戏 有戏 2020-07-28

撰文: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7月28日,作为第二十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官方活动,“抗疫前线的纪录片人”论坛在上海银星皇冠酒店举行。

该论坛邀请了曾身处疫情一线的纪录片创作者们:纪录片《被遗忘的春天》导演范俭、《人间世:抗疫特别节目》总导演范士广、《封城日记》的导演林晨、纪录片《余生一日》总导演秦晓宇、《好久不见,武汉!》的日本纪录片导演竹内亮、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院长吕新雨,共同讨论疫情期间如何打开纪录片的拍摄理念而区别于新闻视角,以及纪录片人如何突破边界寻求更多的可能性、全民记录的更深刻的意义等话题。

论坛嘉宾合影。左起:范士广、范俭、吕新雨、林晨、秦晓宇、竹内亮。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海国际电影节官网。
纪录片要做静水流深的观察态度

由澎湃新闻出品、范俭执导的纪录片《被遗忘的春天》是今年出炉的众多关于新冠的纪录片之一, 主要讲述了武汉确诊病例数最多的社区之一、武汉丹水池社区三组家庭的故事。作为曾经拍摄过汶川地震的纪录片导演,在巨大的创伤面前,范俭这一次很鲜明的选择了退步和抽离,采用了比较克制和理性的观察方式。

范俭
没有选择医院,而是直接扑向社区。范俭解释说,“我想我们纪录片要做的静水流深的一种观察态度,而不是新闻视角的一个观察。这个退半步或者退一步对我来说会有新的发现,反而社区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拍纪录片的,我倒可以施展得更多。”

范俭进入武汉后,整个城市在那个期间所遭遇的那种创伤和气氛,令他有了更新的灵感,他同时拍摄了一部打破故事性的探索短片,这也是这次特殊拍摄带来的特殊收获。

同样收获颇多的还有纪录片导演范士广。2020年春节,新冠疫情爆发后,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心随即组建《人间世》抗疫特别节目摄制组,奔赴抗疫前线。为展现疫情之下上海这座超级都市的快速应对,节目组第一时间前往上海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瑞金医院发热门急诊、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地进行蹲守拍摄。与此同时,3月初,《人间世:抗疫特别节目》总导演范士广、领队柯丁丁、摄像周圣乐、编导谢抒豪组成的四人摄制组,奔赴武汉抗疫前线,在雷神山医院、金银潭医院以及同济医院光谷院区蹲守拍摄。

范士广
做纪录片导演之前,范士广一直是新闻调查记者,“本能的反应是你非常想去那个地方”。

一直有人认定《人间世》是一部医疗类纪录片,范士广却觉得,虽然拍的是医生护士,场所是医院,但这些其实都是载体。“事实上表达我们自己对这个时代和事件的认知,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件事情。”他强调说。

因为那段时间在医院面对都是一些悲惨的事情,所以心情很压抑,但是每天晚上回酒店都会看到酒店前台小姑娘在练吉他。“她说‘我觉得大家都蛮苦的,我想练练琴,到时候等你们走的时候能够给你们弹弹’。我们4月1号走的,她真的拿出吉他给我们弹了一首歌曲。这种感情真的很纯粹。”

“这样非常纯粹的一种情感呈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非常感动,而且会非常怀念的。”范士广说,“ 我觉得这次能够在武汉过一段非常纯粹的日子,无关物质利益,这种日子我觉得还是非常珍贵的。”

该不该“按照常理性去拍摄”?

疫情期间,人与人是隔绝的,是互相警惕和防备的。尤其是纪录片导演,可能失去前期长时间调研的机会,快速让拍摄对象卸下心防是非常艰难的考验。

范俭就在拍摄期间遇到过很多并不友好的人带来的无端指责,遭遇了很多拒绝。范俭和团队考虑再三,选择不穿防护服进入到拍摄家庭中,虽然自身面临高风险,但能和拍摄对象建立信任通道,他们也正是这样才慢慢打开了拍摄对象的心防,拍到了想要拍摄的内容。

谈到逐渐走入拍摄对象的内心,范士广说自己有一天在红区里跟一个护士聊天,小护士谈到自己负责的一个病人去世了,病人手机还没有人领,而死亡的那个晚上,手机不停地响,小护士晚上一个人值班,心理上受不了,因为自己会脑补,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看着小护士哭了,范士广突然意识到这一次他们不该“按照常理性去拍摄”,就是去拍摄故事,因为故事很容易把事情简单化和脸谱化,纪录片导演应该去呈现世界的复杂性,所以之后团队开会,才有了后来的“采访100个普通人”。

吕新雨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点。“医患关系紧张才会有《人间世》出来,但是因为国难,在刹那间,把所有人都联系在一起,所有的人都进入到风暴点。大家都心无旁骛的命运共享、同情共享。这样的场景,也让我们反思,由于厄运集结成一个精神乌托邦,片子里看到的是一个个奇迹的发生。”吕新雨说。

吕新雨
林晨是一名B站的UP主,网名“林晨同学”。他在B站个人账号上相继推送三则疫情下的武汉现状视频,用镜头记录下武汉的“封城日记”。单在B站,三则视频的播放量已突破2000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视频相继被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媒体转发,从而火爆全网。

林晨
林晨的片子似乎更像是一个跨界的作品,它基于一个大家的需求,有一点偏向新闻,有时事性,林晨认为,大家日常的东西可能是更鲜活的,在这个背景下就升华了。

“当时身在武汉中,虽然很绝望,但是我的朋友一直给自己打气啊给亲人加油,生活中,能够正常吃上菜,等等这些细节能够让我坚持下来,所以不是我刻意地追求正能量,它就自己产生了这种精神力量。”林晨感慨地说。

“不在意是不是纪录片,很在意是不是好作品”

现在每一台智能手机几乎都能够完成高质量的拍摄,一个全民纪录的时代已经来临,而这也将推动和改变纪录片内容的产出。

2020年2月5日,纪录片导演、大象纪录创始人秦晓宇在网上发出倡议,邀请所有被疫情影响的人,拍摄下自己在2月9日任一时刻的生活片段。收到素材后,他将和团队一起,制作出一部纪录片,也是一份中国人在疫情中的“影像日记”,取名为《余生一日》。

秦晓宇
为什么会选择用全民记录的方式?

秦晓宇表示自己之前是一个诗歌的书写者,并不在意自己的作品是不是一个规范的纪录片,真正在意的是作品是不是一个好的作品,因为“真正的创作其实就是在打破疆界,而不是画地为牢”。

“ 首先,全民记录的意义在我看来非常重大,每
个人不仅是一个值得被记录的对象,本身也是一个主动的创造者,相当于把历史书写的这样的一种权利分散在每个人手中。”秦晓宇认为,在2月9日的那一天,疫情还在爬坡,其实每一个人、每一个空间都有“前线体验”。

其次,做纪录片是要“持有情怀,也要警惕立场”。如果没有这种自我的警醒,那一个片子可能就变成了一种承载狭隘和偏见的东西。“那么多人汇聚起来,基于自己的耳闻目见的那个东西,我们把它汇聚起来,可能就构成一种比较接近真实的一种宏大叙事。”

第三,秦晓宇认为自己更感兴趣的是“深处拍摄”,所谓深处是在一种也许是被遮蔽的,也许不再是环境社会层面或者公共空间,它恰恰是心理情感。

全民纪录并不是秦晓宇的原创,但秦晓宇认为,《浮生一日》像是生活的万花筒,而《余生一日》则更像生活的聚光灯。

打破偏见更接近真实,是每一位纪录片导演最想要找到的。竹内亮是一个住在南京的日本人,他带着一位编导、两位摄影师,在武汉历经10天,拍摄了“十个家庭十个故事一座城”。这部关于武汉的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6月26日晚在网络播出,不到24小时,播放量已超过2500万次。

竹内亮
作为中国女婿,竹内亮导演认为自己有两个定位。

首先是外国人的视角,其次是纪录片导演的视角。他认为当时的情况是国外认为中国的很多信息都是虚假的,他们并不相信,但如果由他这样一个外国人来拍摄“相同的内容”,大家就会相信,体会到不可思议,竹内亮觉得这也是一个不可逃避的现实。“因为我喜欢中国,每个国家都有好坏的两面,中国也一样,但外国人只看到中国不好的一面,我觉得很可惜。”

如何拍出更真实的内容?是作为纪录片导演的身份需要考虑的事情。所以竹内亮选择自己出镜,用第一人称,以一个最主观的方式来做一个最客观的叙述,来告诉世界,中国的武汉的故事。

从日本人的角度,竹内亮觉得在没看到他拍的片子前,日本人还以为武汉是农村,印象一直停在2月份,他想去掉日本人对武汉的偏见,一直介绍下去,记录下去,让日本人、西方人知道武汉有多漂亮,有那么多好吃的等等美好的事情。

其实,每位纪录片导演的视角和每个人的叙述都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性,这也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

“疾病被赋予了某种道德评判来去看待它。那么无论是在全世界的范围,还是在一个小小的社区的范围,都存在。”范俭认为,“无论是在全世界,还是在一个社区都存在的人性的一个日常,在一个非常态的状况下出现。这是我的影片主要想要表达的东西。”

范士广依然对特殊时期的情感深有感触,他觉得其实这种情感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彼此相互搀扶相互依偎的一种情感,“这也是我们这个片子一直想去歌颂的东西。”

这段历史也是林晨这一代人一个共同的记忆,“我从来没有经过如此集体的一个事件,如此集体的一个记忆,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影响,我觉得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或者是一个不断的变动,这个过程本身它是很有意思的。

同样认可这个观点的还有秦晓宇,他在很多场合都说过很有名的一句话,叫“历史和建构是献给农民者的记忆”。他认为,可能不在历史的现场中、被遮蔽的被边缘化的一些人,才应该是被历史驱使的主角。这是我们做很多片子里头的一个最核心的诉求。

“这一次也仍然如此,大的历史正在发生,它很可能是另外一个更大的历史的起点。”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有戏”栏目,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阅读原文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有戏 微信二维码

      有戏 微信二维码

      有戏 最新文章

      厄运集结成精神乌托邦,从纪录片中看到奇迹  2020-07-28

      专访|制片人陈菲:“不惑”和“而已”都是一种态度  2020-07-28

      《爱之初》:“北京人在纽约”的中年偶像剧版  2020-07-28

      《乐队的夏天2》首播:你和五条人的幽默在一个频道上吗?  2020-07-27

      纪念|哈维兰德见证好莱坞的崛起,为演员改写不平等合同  2020-07-27

      专访|江疏影:王漫妮也许不成功,但她是自己的英雄  2020-07-26

      专访丨演员赵达:沉寂太多年,我渴望忙起来  2020-07-26

      《今日的猫村小姐》:只要卖萌卖得好,中年男人不会老  2020-07-26

      《第一次的离别》:新冠元年的电影新出发  2020-07-24

      《江南百景图》,凭什么悄悄占领了朋友圈  2020-07-24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上一篇: 杭州失踪女子“恐怖”后续:一场悲剧,沦为一群人的狂欢......
      下一篇: 实时新闻推送工具Owlin获25万美元融资 新闻推送速度超过路透社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