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热点新闻网

这部国产悬疑剧,终于让人看到了新意!

导读 : 川滇线,一辆开往重庆的长途大巴。带着鸭舌帽的女孩靠在窗边,一旁的男乘客诡异地盯着她,浑身冷汗,不停发抖。男人颤抖着问女孩,你之前是不是出过车祸?女孩随即陷入回忆...


川滇线,一辆开往重庆的长途大巴。

带着鸭舌帽的女孩靠在窗边,一旁的男乘客诡异地盯着她,浑身冷汗,不停发抖。

男人颤抖着问女孩,你之前是不是出过车祸?


女孩随即陷入回忆。

是的,她曾经历过车祸。可是,身旁的陌生男人怎么会知道?


没来得及解答。下一个镜头,女孩躺在乱石上,满身擦伤地醒来。

她乘坐的大巴从山路上滚落,跌进河谷。车上30名乘客和1名司机,只有6人幸存。


受困的6人要逃,可身处的河谷,却遇到各种奇怪的超自然现象:

如同海潮一般,每日在河谷中涨落的巨大洪流;

洪水来临前,提前传出神秘警报声的幽深山洞;

以及隐秘在浑浊的洪潮中,将游过的人拖入水下的无形“怪兽”——

都将幸存者死死困住。

河谷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6位幸存者能否顺利出逃?

网剧《失踪人口》一开篇,就引发了无数个悬念,并以此引领观众走进一场错综复杂、悬念丛生的剧情迷宫。


《失踪人口》是优酷悬疑剧场的首发作品,但并没有看到网上有太多的宣传,变成了一个冷门的小众剧,豆瓣上打分的网友也不超过3000人。

在为数不过的豆瓣短评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是「惊喜」和「眼前一亮」。


我们在一口气刷了八集之后,妥妥入坑,在这里也非常负责任地告诉大家:

这部剧,入股不亏!

而且,它本身也值得更多的关注。因为无论是类型、题材和叙事层面,在网剧现有层面上,都实现了突破。

最开始看这部剧,有点讶异于它的大胆。

首先是类型,科幻+悬疑。


悬疑网剧近几年发力,也为类型片爱好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但,融入软科幻元素的悬疑剧,不多。

逻辑通顺,同时兼顾好看的,更少。

《失踪人口》能将两者有机结合,这一点就非常难得了。

其次是故事,虽然只有短短12集,《失踪人口》的故事体量却极其庞大。

横向来看,这是一部群戏。

车祸中的幸存者拥有各自的个性、选择和历史,每个人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失踪人口》的一幅全景画像。


而纵深探讨,每个角色的故事都贯穿过去、现在与未来。

更何况,它还采用了烧脑的非线性叙事。

每条故事线都打破了每个人物的时空连贯性,视角在他们的历史与当下之间不断跳跃。

和拼图一样,看剧的同时像是拾获角色散落在不同时空的命运碎片,一旦将它们梳理、拼凑完整,一个充满细节的丰满人物也就随之而生了。


作为一部原创故事,《失踪人口》对编剧的叙事功力有着极大考验。

这不止是对创作者的挑战,也是对观众的一次挑战。

在快节奏的观看习惯下,影视作品追求效率和烈度:

减少铺垫,直奔主题,以及提供足够的刺激与冲击——似乎是最稳妥的叙事方式。

相比之下,《失踪人口》却选择了一种更抽象、更复杂、更慢热的故事形式。

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看上去有些“费力不讨好”的叙事方式?

这个高度概念化的科幻悬疑故事背后,又藏着怎样的寓意?


为此我们采访了剧集导演兼编剧王瑞新,一起探讨了这部剧的创作初衷,以及开播上线之后面临的种种质疑。

在《失踪人口》之前,王瑞新曾跟随本剧的监制著名编剧顾小白,一起担任过网剧《心理罪》的编剧。

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科幻类型,王瑞新提到了《三体》对他的影响。

“我原来一直认为,科幻是个舶来品,是属于外国人的故事。《三体》给我很大的震撼,它让我相信,这是一个由中国人担任主角,以中国人视角进入的科幻故事。”

在构思《失踪人口》时,王瑞新决定在悬疑的基础上融入一些科幻内容。但他也在强调,这部剧的科幻元素遵循着一个重要的前提:

“必须让人相信,这首先是一个中国式的故事,然后才是一个科幻故事。”


所以相比悬疑科幻剧,王瑞新对《失踪人口》更精准的风格定义是,科幻、悬疑以及现实主义——

科幻的皮囊,悬疑的肌理,现实主义的内核。

背景是架空的,情节是超现实的,角色却是实实在在紧贴着土地的。他们是帮助观众进入故事的切口。

六位主角,有警察、医生、记者、驻唱歌手,都是人们并不陌生的形象,用导演的话来说,“像是我们的邻居、亲戚、朋友”。


他们也都遭遇着现实生活中最真实的困境:

警察邹志明(刘畅 饰演)拼命争取从户籍警转岗成缉毒警察,只为摆脱一成不变的乏味生活;

医生卢敏饱受下岗前夫骚扰与暴力,但更折磨她的,是初恋情人去世留下的遗憾与空白;

歌手李翘(陈昊宇 饰演)收获了事业的成功和新的爱情,却始终无法愈合前男友背叛给她带来的情伤;

小混混陶自友(张植绿 饰演)暗恋网络女主播,但只能靠偷盗来的钱财支持喜欢的人;

驴友陈建(吕聿来 饰演)成长在亲情缺失的环境下,从小被父亲反复抛弃——


所有角色都是现实中随处可见的普通人,也拥有着与其他个体相通的共鸣点。

每个人在故事中都遭遇了两重困境,一重是生活,一重是找不到出口的神秘河谷。

河谷也是对生活本身的抽象化隐喻,接连不断的险境,像他们在生活中面临的层层围堵。

与困境相对的,是逃离。

导演坦言,《失踪人口》想要讲述的主题,就是逃离。


故事中,邹志明和李翘们想尽一切办法离开河谷,即便是面对陌生人的威胁、旁人的背叛,以及无处可逃的险恶环境,都不能让他们选择放弃。

与其说是求生欲,不如说是他们对自由的渴望。

但值得一提的是,剧集强调的并非逃离的结果,而是逃离这个动作本身的意义。

因为在这个动作下,藏着罗曼·罗兰式的英雄主义。


邹志明们逃离的不仅是河谷,也是惨淡生活的围困。

导演解释说:

“其实他们都是生活的囚徒,拼命抗争,无处可逃。剧中附加的悬疑外衣和科幻元素,给予了他们战胜生活的逻辑,使他们成为了对抗生活的胜利者。

但生活是很难打破的啊,对于普通人而言,哪怕面对无法被打破的生活,还有勇气去抗争去逃离。这个勇气,才是最珍贵、最动人,最值得去书写和展示的东西,也是这部剧想要讲述的。“


《失踪人口》的故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剧《迷失》。

因为一场灾难,一群人受困在受到超自然力量支配的空间,而《迷失》同样是非线性叙事,视角在不同时空来回跳跃。

通过闪回来交代人物的前史,这样铺垫剧情的方式观众并不陌生。

但《失踪人口》的大胆之处在于,它真的很能沉住气——前五集大部分时间都在铺垫角色的前史,而关于人物在河谷的推进并不多。


前史的着墨使人物更丰满、生动,这点毋庸置疑。而这种冒险的故事设计也为剧集带来一定争议。

对此,王瑞新并不否认《失踪人口》的故事给观众带来的挑战。

但同时,铺陈对于故事,却也是必需的。

“剧作家阿瑟·米勒曾提出过这样一个创作观念:人是多时空的综合体。

《迷失》的故事也是由此发展而来的:人生活在当下,然而他在当下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因为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失踪人口》中的人物为什么会来到河谷,他们当下会做出如何选择,未来又会遭遇怎样的命运,都能够在碎片化的闪回中找到细微的线索和推动力量。


角色前史的布局像是编织一张巨大的罗网,河谷中的每个人都在车祸发生的一年前观看那场卫星发射直播,也在那个夜晚经历了人生中的重要时刻,火箭是现代科学探索未知领域,这些人是在探知他们内心的未知领域。

前五集铺垫就绪,第六集开始收网,节奏陡然增速,故事也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层层推动,根本停不下来。

所以在慢热的开篇之后,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解谜与冒险。

而每个角色的细化,其实也暗藏着这部剧的野心。

王瑞新透露了《失踪人口》实现“系列化”的可能性:

第一季结束以后,剧中的这些角色还是可以持续产生、发展新故事的,甚至可以以其中之一人为主角做番外剧。至于能走到哪步,还是要看观众的接受度。


《失踪人口》能否推出续集还是未知数,可以肯定的是,这部剧的出现,为国产悬疑网剧提供了新的创作方向。

谈及悬疑网剧未来的发展,王瑞新认为多类型的杂糅会成为新的趋势:

“悬疑剧会更多的和其他类型结合,比如和科幻、现实主义、爱情类型杂糅,它会更复杂,制作上也能融入更多其他类型的思考和想法。”

作为剧迷,很高兴看到国产网剧,特别是悬疑网剧的发展。

从最近一系列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悬疑剧在类型方面的突破,在题材上拥有更大的包容度,也能接纳属于青年导演的更多、更独特的创作风格与自我表达。

当然,这样具有突破和表达的作品,也同样值得更多关注与支持。


《失踪人口》目前播出了8集,故事渐入佳境,但河谷的秘密、角色的命运仍未揭晓。

从预告看来,未来的剧情还会继续“加码”,涉及到了时空穿越更多科幻元素。

一起期待吧!


上一篇: 【直播预告】如何迅速入股菲利普·迪克?
下一篇: 实时新闻推送工具Owlin获25万美元融资 新闻推送速度超过路透社
隐藏边栏